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 神奇句町 > 文化旅游 > 历史人文 > 正文内容

桂系风云34:纪念岑春煊同志

桂系风云,不得不说的广西往事……

2016-01-04 17:01:19   来源:   作者:   评论:0 点击:
桂系风云,不得不说的广西往事……桂系风云34:纪念岑春煊同志我们为了区别于鲁迅先生的记念刘和珍君,特地不敢写通假字计念。有读者问,怎么突然冒出进来个岑春煊出来,好像不怎么样的捏?嘿嘿,你注意了,这个
    我们为了区别于鲁迅先生的“记念刘和珍君”,特地不敢写通假字“计念”。
    有读者问,怎么突然冒出进来个岑春煊出来,好像不怎么样的捏?
    嘿嘿,你注意了,这个岑总牛掰得不得了。他们一家的牛掰简称“一门三督”。
 
    一是他老鬼牛掰。岑毓英,字颜卿,号匡国,1829年6月26日出生于广西西林县那劳寨,曾任云南巡抚、云贵总督,中法战争爆发后,奉命率滇军出关抗法,在越南宣光、临洮等地大败法军,享有与抗法名将冯子材同等美名。1889年6月6日病逝于昆明,追封太子太傅。
    二是他叔叔也蛮牛掰。岑毓宝,字楚卿,1841年生于广西西林县那劳寨。在岑氏3子3女中岑毓英排行第一,岑毓宝排行第三,是岑毓英同父异母弟弟。岑毓英死后岑毓宝代理云贵总督,但由于敌对势力的排挤,代理总督83天后就被另派的新总督来接任,岑毓宝仍任云南布政。岑毓宝支持并寄希望于维新变法,为了扩大维新变法的影响,岑毓宝甚至把那劳村改名为“维新村”。“百日维新”失败后,岑氏族老多指责他屡受皇恩,不该轻举妄动。岑毓宝郁郁不得志,认为报国无门,于光绪二十七年(1901年)农历3月7日晚在“宫保府”吞金自杀(真是有钱得鬼都来)。死时坐在门墩上,仰面朝天45°。
    广西省尾的天空依然是蓝的,绝对没有京霾的芬芳……然而,他却先于呼吸京霾这先去,真是命运捉弄人啊。
    一门三督里,最牛掰的当然还是岑春煊。
 
 
    我们知道原来有个明星官员叫做仇和,动不动就搞下级官员,但比起岑春煊,他小巫见大巫了。
    岑春煊先后当过甘肃布政使、山西巡抚、四川总督、云贵总督、两广总督等职。
    他到哪里哪里的官场就会有地震。
    岑春煊少年时放荡不羁,与瑞澄、劳子乔并称“京城三恶少”,类似于今天某军旅歌唱家那个公子。瑞澄这个人我们前面有提到,就是他瞎抓人,导致武昌起义,是他亲手埋葬了大清王朝,可评得上民国的一等功臣。
    岑春煊少年就是耍,浪到15岁那年,他老鬼吞金米花鸡了,他就根据国家政策补上去做官(给我有艮子的老鬼估计也是耍过天),他一个恶少上来做官,当然就是天不怕地不怕(像点曹操),他在四川做代理省长(总督)时,一口气就收拾了300多名地方官员,从出警不力到乱搞男女关系,一大堆的腐败分子挨他收拾得服服帖帖。而广东的官员就更倒霉——岑春煊上任广东总督时,1400名官员被他赶回家回家种田捉麻拐。艮子一来,弄得大小官员皆谈“岑”色变,送给岑春煊一个绰号叫“官屠”,与“士屠”张之洞、“人屠”袁世凯并称“清末三屠”。
    当然,岑春煊敢这么大刀阔斧的搞死官员,一是自己牛掰惯了,二是他有个好基友叫做李莲英,这屌人夜夜为老佛爷慈禧太后全身按摩服务,多次保住了岑春煊的人头不与身体分家。所以讲,混广场就要什么鸟人都结交点的喂。
    光绪二十六年,八国联军攻占北京,慈禧与光绪出逃,岑春煊首先率部勤王,因此获得慈禧的好感,因功授陕西巡抚,后调任山西巡抚。在山西做一把手的时候,可能是从小不读书,长大了懂得读书的重要性,期间与李提摩太(伦敦那边过来的)等人筹建山西大学堂,开创了我国近代教育中西合璧的新篇章。
    后来,这所学堂不断发展,最后改名为“山西大学”。
    “西大”出了很多人才,其中有个叫做阎锡山的,后来跟桂系有得一比,不是一般的牛掰。
    现在的西林有个宫保府,搞得蛮厉害的样子。宫保这个词,那时还有个也很著名的,就是北方那个,叫做袁宫保,史上埋葬满清王朝的第一人:袁世凯。
    史称"南岑北袁"。
    岑春煊在清朝做官的后期,所有精力几乎都是与袁世凯争斗。
    经过拉锯战,以岑春煊被开除党籍免去所有职务而宣告结束。然而,袁世凯却并不是最后的赢家。
    “二次革命”后岑春煊顺应历史潮流,参加护国护法成为民国时期护法军政府总裁主席,成为国民党的创始人之一。 
    两广都司令部成立时,将士们公推岑春煊为都司令,又公推梁启超为都参谋。岑春煊在就职宣言中说:“天下之督责,不负两广之委托者,惟有两言:袁世凯生,我必死;袁世凯死,我则生耳!”他号召大家“解除旧怨,与子同仇”,集中精力,共同杀贼,作为反袁的旗帜当时是非他莫属。
    严格来说,岑春煊是广西桂系开山祖师爷,只不过那时同属一个朝廷,尚未有“系”这个概念,只能算是“帮”。
    晚年的岑春煊继续发挥余热:曾积极营救过共产党领导人陈独秀,对蒋介石的独裁专政,明确反对:“如不改弦更张,足以断送国家而有余。”岑认为“教育者,政治之首务也”,他任官一地,必兴教一方,两广尤其突出,他为广东、广西的近代教育作了重要奠基。1932年,岑支持十九路军3万银元进行淞沪抗战。
    老岑著有《乐斋漫笔》,与崂山太清宫道长韩太初合编了著名的琴曲《山海凌云》。被解官的岑春煊在青岛小住时,带幕僚一行游崂山太平宫,沿海滨至华严寺,最后到太清宫。当时宫中监院韩太初是著名古琴演奏家,崇尚道家无为,静参道玄。听讲随便人家嫩子颠都不会心动。
    时岑春煊步入太清宫,见堂悬“道洽琴心”,遂静心而坐,聆听韩太初抚琴。
韩太初演奏数曲,岑春煊不鼓掌不叫好。韩太初知道遇到知音,又演奏一曲“高山流水”,只听风吹松涛,月洒竹林。
    两个颠的在一起,交谈甚欢。于是岑春煊作词,韩太初谱曲合创了《山海凌云》古琴曲,又即兴挥毫书“山海凌云”镌刻于石,立在太清宫至垭口的山径旁。字是几鬼狼火的。
 
    晚年的岑春煊已经闲的没什么事可干了,就整天思考问题,听讲“思想家”就是这么炼成的。
    有一天岑春煊翻看地图,他戴着老花镜,拿着放大镜到处瞄,突然像是发现家里死马鬼新大陆一样:
    嗯,这个地方应该建设“特区”,并将钦州、北海建成大西南通道……他自然自语道。
    这个老人所指的地方正是今天的北部湾经济区。很少有人知道,100年前,也有一位老人在中国的南海边画了一个圈,只是他讲的不算,而后来那个比他矮几公分的老人讲话算话,这个圈往东边移动了数百公里。
    诚然,岑春煊在清末民初的功绩似乎很难得在教科书上看到,但是,作为桂人的后世子孙,我们不应该忘记这个老人家:是他,开创了中西合璧的教育先河;他是那个时代稀有的反腐倡廉先锋;同时,他也是那个时代的牺牲品。
    民国21年,岑春煊在上海滩与世长辞,享年73岁。
    浪奔,浪流
    万里滔滔 江水永不休
    淘尽了 世间事
    混作滔滔 一片潮流
    ……
    先生以这曲《上海滩》,纪念那些年在上海滩一一消失的风云人物。他们的身后,一拨又一拨的后继者,续写着上海滩的风云故事……

责任编辑:

上一篇:句町民间的传统节日三月三
下一篇:两广总督岑春煊

分享到: 收藏